中華管樂網

職業小號出身的指揮大師—Andris Nelsons的成長記

發表于 2020-01-04 11:22:22, 來源: CNBrass.com
關鍵詞:  


安德里斯·尼爾森斯(Andris Nelsons,1978年11月18日-),拉脫維亞指揮家,現為美國波士頓交響樂團音樂總監、德國萊比錫布商大廈管弦樂團音樂總監。


安德里斯·尼爾森斯無疑是當今最具有才華的新一代指揮界翹楚,年僅41歲的他業已成為影響古典音樂舞臺未來走向的重要人物,并倍受頂級交響樂團、歌劇院、音樂節追捧。從2008年接手伯明翰市立交響樂團,到2014年成為波士頓交響樂團百年來最年輕的首席指揮,短短7年間,這位拉脫維亞才俊已迅速成長為新生代指揮家里最炙手可熱的一位。

因為尼爾森斯剛指揮完2020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,更史無前例的作為指揮在這場音樂會上獨奏器樂而愈加名聲大噪,為更多愛樂者所熟知。

安德里斯·尼爾森斯出生于拉脫維亞首都里加的一個音樂世家,他5歲學鋼琴,12歲又學小號,17歲時便成為拉脫維亞國立歌劇院的小號演奏員。

安德里斯·尼爾森斯的第一份工作是拉脫維亞國家歌劇院管弦樂團的小號手,同時他開始參與指揮工作。隨樂團演出數年之后,他覺得“不夠”,想給自己多一些挑戰,于是一面演奏,一面悄悄學起指揮來。他常常將一首曲目視作一幅畫,以至于后來干脆放下樂團工作專心研習指揮,也是因為頗享受那種執筆描摹鋪排的過程。

尼爾森斯曾在拉脫維亞約瑟夫·韋托音樂學院和圣彼得堡音樂學院學習指揮,先后師從尼姆·耶爾維、約爾瑪·帕努拉和馬里斯·楊頌斯等指揮家。在當年緊急替代楊頌斯與奧斯陸愛樂巡演之后,尼爾森斯亮眼的表現為人所矚目,也從2002年開始成為楊頌斯的學生。

2003年,年僅24歲的尼爾森斯成為拉脫維亞國家歌劇院的首席指揮,該團與卑爾根國際藝術節合作演出了瓦格納名劇《尼伯龍根的指環》。尼爾森斯先后擔任過西北德愛樂樂團首席指揮(2006-2009年)和伯明翰市立交響樂團首席指揮暨音樂總監(2008-2015年)。上任之前尼爾森斯與伯明翰市立交響樂團曾未有過公開合作,這在業內也實屬罕見。

作為新一代指揮界翹楚,尼爾森斯是世界頂級交響樂團、歌劇院、音樂節的???,包括柏林愛樂樂團、維也納愛樂樂團、阿姆斯特丹皇家音樂廳管弦樂團、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、紐約愛樂樂團、維也納國家歌劇院、紐約大都會歌劇院、倫敦皇家歌劇院等等。2014年,他曾接替已故指揮大師阿巴多執導琉森音樂節管弦樂團。

▲2016年5月6日,在歐洲最負盛名的古典音樂節之一——德國德累斯頓音樂節的舞臺上,指揮家Anders Nelson安德烈斯·尼爾森斯因推廣和普及古典音樂的杰出貢獻,榮膺第13屆格拉蘇蒂原創音樂節大獎。


2010年7月,尼爾森斯在拜羅伊特音樂節的首秀上指揮了《羅恩格林》。2016年拜羅伊特音樂節時,原本將擔任新版本《帕西法爾》音樂指導的尼爾森斯出人意料地辭去了職務。

2014年,時年35歲的尼爾森斯接替詹姆斯·萊文,成為波士頓交響樂團百余年歷史上最年輕的首席指揮,2015年該團打破了五年合同的傳統,與他簽訂了直至2022年,長達八年的指揮合同。2015年9月,尼爾森斯接任里卡多·夏伊,成為萊比錫布商大廈管弦樂團總監,合同將于2018年2月正式開始。

▲2018年11月18日,尼爾森斯40歲生日之際,波士頓交響樂團在音樂會現場為其慶生。


尼爾森斯與波士頓交響樂團的緣分,要追溯至那次傳奇般的“救場”。那年32歲的他,臨時頂替因病辭演的時任波士頓交響樂團音樂總監詹姆斯·萊文(James Levine),在紐約卡內基音樂廳指揮演出馬勒《第九交響曲》。之后,他獲邀前往波士頓擔任樂團客席指揮;再之后,他進入樂團侯任音樂總監短名單,并在同年10月,以34歲的年紀,成為該樂團過往一百年里最年輕的音樂總監。

“傲慢的態度,是我最為憎惡的”。尼爾森斯覺得音樂世界中不該有等級,也樂意從所有的合作者身上學習。


▲尼爾森斯與小號大師哈登伯格是好友,也有著密切合作,圖片中是兩人與樂隊一起排練德國新古典主義作曲家伯恩德·齊美爾曼的現代小號協奏曲《Nobody knows de trouble I see》

“我從來不用一等或二等來區分樂團”。與波士頓一眾樂手共事之前,Andris Nelsons曾是拉脫維亞國立歌劇院以及伯明翰城市交響樂團的首席指揮。這些合作伙伴雖說音樂造詣與風格不盡相同,在古典音樂圈中地位與聲望也相去甚遠,但他從不會因此而區別對待。

尼爾森斯曾說過:“要勝任指揮一職,不單要具備音樂專業知識,還要了解心理學和社會學等,要“懂得聆聽及溝通”。

在波士頓音樂總監任上,他不單要帶領樂團演出馬勒交響曲或現代作品,還要與樂團行政總監Mark Volpe的團隊配合,尋找贊助商,并與波士頓的愛樂社群和睦相處。而一旦有了傲慢或偏見,彼此之間順暢溝通的可能也便不存在了。

2019年1月1日,在維也納新年音樂會落幕之際,樂團官網也公布2020新年音樂會年度指揮,將由安德里斯·尼爾森斯首度接任。

尼爾森斯曾著說:“當我二十多歲的時候,人們問我生活中最重要的是什么,我會毫不猶豫地說“音樂”,而如今,我的答案是“家人以及生活”。音樂能治愈人心,有教化的功用,但它不可能也不應該占據音樂家生活的全部”。

尼爾森斯覺得,不論瓦格納的悲劇抑或馬勒的交響曲,種種悲喜,愛恨,光明與黑暗的對照,都是從生活中走出來的。當他與妻子回到故鄉里加度假的時候,當她陪伴四歲的女兒蕩秋千的間隙,他偶爾想起那些譜面上的旋律,才發覺音樂從來都不只是音符的排列組合。

“當我真正身處生活中的時候,我對于音樂的理解又深了一層”。安德里斯·尼爾森斯如是說。

 

網友評論

游客不能發表評論.請先登陸.
好彩网首页